当前位置: 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营风采

守望

字号: [大 中 ]   发布时间: 2020-06-23 17:13  新闻来源:   视力保护色:              

  “噗呲、噗呲!”夜半时分,两声急促的喷压声从老彭的屋内传出。“呼...”随着一声长长的吐气,从中不难感受到有些许的放松,更多的可能是心里那份不甘的妥协。老彭的鼻炎“又”犯了,第十三天。

  疫情来的太突然了,还没来得及反应,恍惚之间,所有人都已列阵在前。老彭作为所里的业务副所长身上承担的工作将更加繁重。设卡、盘查、消毒、巡防....车马连轴转,戴好口罩、请先消毒,提醒从未止。“小伙子们,跟我上!”老彭的口头“名言,”在此刻显的格外鼓舞士气,因为他也总自标为五十多岁的“小伙子。”

  十五栋楼,排查千人锁鼹鼠。

  “叮铃铃,叮铃铃,警察同志,我刚买没多久的新手机被偷了!”疫情时期,还敢有人顶风作案,老彭气愤至极,立刻出警赶到现场。报警人是超市员工,在搬运货物时放在货架上的新手机被人偷走。由于超市人流量大,报警人未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鼠标巡逻,探头站岗,”老彭侦查发现,原来嫌疑人首次进入超市内并未动手,而是在不断观察位置与来往人员,后出门加穿厚外套进行变装,再次返回超市进行作案。由于探头角度的问题,只看到嫌疑人朝超市附近的宿舍区走去,无法确定在哪一栋楼。这片宿舍区有十五栋楼,住户多达数千人,如若逐个排查工作量可想而知,“再难都要干,绝不让违法人员在外多逍遥一分一秒。”话音刚落,老彭便已将我们进行分工“奔向战场,”寻找每栋楼的住宿人员登记册逐个查找。一户、一层、一栋,阳光的温暖还未享用至尽,深夜的月牙却以悄然爬上树梢。“叮铃铃,都到我这来,哈哈,我找到嫌疑人了。”在疲惫之际,老彭的一个来电振奋人心。当把所有事处理完,已是夜半时分,我到厨房,一把葱花,两滴香油,下了一碗面条准备端给老彭,刚到门口便听到“噗呲、噗呲”的声音,我推开门看到老彭披着外套,坐靠在床上,正在朝着鼻孔喷药。“怎么了,还没睡觉?”我问道。“鼻炎又犯了,躺下没法呼吸,今晚又要坐着睡咯,没事,我都习惯了,”老彭微微一笑。

  万人复工,坚守一线保煤电。

  二月中旬为保障疫情期间煤电生产,辖区煤矿作为首批复工企业开始陆续复工复产。短时间内上万员工分批返矿工作,老彭立即联系企业有关部门在企业大门外设立登记点、检测点、等候点;一人一测,一人一档。“疫情关键时期,如果这些员工出现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一定要仔细再仔细,排查再排查,不要怕累,一定要将危险拒在企业大门之外。”老彭说道。早上倒的一杯茶,到下午还不知道是啥味,路边的台阶成了老彭吃饭的“包间,”匆匆扒上两口拿上测温仪一路小跑又奔向检测点。忙里偷闲,拿出喷雾剂喷上两下,也许这才是老彭感到最轻松的时刻。

  “老彭,累不累,回去歇歇吧!”老彭咧咧嘴,“累什么,战疫已经打响,哪有临阵脱逃之说,只有守住自己这片土地的平安,才能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淮南市公安局淮舜分局顾桂派出所 段启昌)

  

欢迎关注"皖警便民服务e网通"客户端 、安徽公安厅官方微信"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