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媒体聚焦

【法治日报】“赭山模式”多重调解不拖拉

发布时间:2021-04-06 08:19 新闻来源:法治日报 点击率: 字体:[    ]
视力保护色:

“你看,群里发了100多条语音和文字,把纠纷争议点都给说明白了。”近日,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镜湖分局赭山派出所民警陈刚滑着手机微信,向《法治日报》记者展示一起邻居纠纷的调解过程。

不用见面,把涉事方拉到微信群里,随时随地“云调解”,是赭山派出所的多重调解方式之一。2020年以来,该所积极践行“枫桥经验”,探索出“云调解”、组团调解、跨区调解等模式,按照矛盾纠纷的不同类型和疑难程度,灵活组合式操作,成功化解矛盾纠纷541起,调解成功率达99%。一年时间里,群众陆续给派出所送来35面锦旗。

“云调解”隔空解纠纷

去年2月初,赭山派出所接到报警称,辖区一户人家发生纠纷。

民警赶到现场发现,4名男女正在互殴。民警将4人控制后,依法传讯到派出所进行调查处理。经查,该户女主人叫吴某,15年前与前夫离异。案发当晚,吴某的儿子见母亲交了新男友,遂告诉父亲。前夫来后,与儿子一起殴打吴某男友。

当时正值防疫期间,上级公安机关要求“免接触式”化解矛盾纠纷,派出所警民联调室就想到建立一个微信群,社区民警、调解员和双方当事人、律师能够在线上共同对话。说做就做,社区民警、调解员一方面通过微信群听取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意见;另一方面和律师一起在群里向当事人分析触犯法律将给双方家庭造成的后果,重点对前夫殴打吴某男友这一行为提出批评教育,引导双方正确对待这一问题。147条微信构成的“云调解”,终将此纠纷化解。

如今,虽然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但是派出所警民联调室仍然延续了“云调解”工作法,对当事人不便到场或是会面会激化情绪的,建立有当事人、接处警民警(辅警)、调解员和律师共同参与的“微信调解群”,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恳谈,成功调解纠纷60余起,缓解了“会面难、对话难”的问题。

联合调解化繁为简

“调解工作离不开各方支持与配合。只有构建新的调解屏障,才能实现矛盾不上交,化解在基层。”赭山派出所所长吴玉宝感触颇深。

从线上到线下,派出所还与司法、街道等部门协调配合,完善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警民联动的工作机制。对于一些疑难复杂纠纷,警民联调室与区司法局、街道等组成联合调解组,发挥人熟地熟以及专业性强的优势进行调查处理。多方的联合介入,有效地打消了当事人的顾虑,增加了信任度。

辖区居民孙某之前与蔡某合伙做生意,当时签订合同约定,如果投资失败,蔡某退还孙某全部投资。然而,当撤资散伙时,孙某只拿回一小部分投资款,并因此患上了抑郁症。在联合调解组的介入下,调解人员与双方多次沟通、分析,一条条释法说理,最终促使双方达成协议,蔡某分期还款,并在归还欠款单上签了字。

“你们不仅帮我追回了钱,还治好了我的心病,太感谢你们了!”孙某对着联合调解员,鞠躬致谢。

律师担任法律顾问

“我要为民警、调解员和律师点赞!”这次走进赭山派出所,沈某带来两面锦旗,一面赠给警民联调室,一面赠给律师。

2007年1月,沈某被聘为某公司职工。当年7月,该单位将沈某劳动关系转至下属单位。2014年7月,沈某因患白血病住院治疗。其间,单位发放基本工资并为其缴纳五险一金。

2019年底,原公司更换新的下属单位,沈某被解聘,导致其医疗费无法得到保障,欠下40余万元医疗费。为此,沈某及家属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情绪非常激动。

赭山派出所为此启动警民联调机制。民警、调解员联合劳动监察部门、沈某原工作单位、派出所名誉法律顾问张志飞律师组成调解团,多方收集证据,与双方当事人反复沟通。其间,张志飞免费为沈某提供法律帮助,让沈某懂得如何依法正确维权。经过调解,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该公司与沈某重新签订劳动合同,按照规定补发所欠工资、发放工资并缴纳社保。

为增强解决纠纷的专业能力,赭山派出所聘请律师为名誉法律顾问,其不仅免费参与该所矛盾纠纷调解,还在执法规范化建设、民警权益维护上提供法律意见,提供专业法律服务,促使派出所纠纷“投诉”和“不满意”警情大幅下降,非程序信访为零。

跨区联调精准分工

一些矛盾纠纷牵涉面广,涉及人数多,如果仅靠派出所一家“单打独斗”,只管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会埋下矛盾纠纷反复发作的隐患。

去年12月22日,赭山派出所接到一起跨区域警情,辖区一家民营医院工作人员与多名群众发生争执。原来,几天前当事人郭某的父亲因患胸闷气喘在该医院就诊。21日凌晨4时许,老人因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家属闻讯来到医院要求赔偿。

民警调查得知,逝者户籍地在芜湖市鸠江区沈巷镇。于是,民警当即与沈巷派出所取得联系,两所联动跨区协调。由赭山派出所民警调查老人去世情况及固定证据、稳定逝者家属情绪,沈巷派出所民警向当地相关领导说明情况。

很快,沈巷镇、村干部介入调解处理。医院表示,如需医疗鉴定可申请诉讼或由医调委调解。逝者家属则提出“院方赔偿17万元”的要求。一时间,双方难以协调。民警、调解员、律师和村干部联手,根据事实向双方宣传相关法律法规,围绕赔偿问题摆事实、讲道理。经过4小时紧张工作,促使逝者家属与医院达成调解协议——院方给予逝者家属3万元慰问金。

“我们对待每起矛盾纠纷都是抱着认真的态度,不推诿、不拖拉,促进社会和谐。”赭山派出所教导员孙宇说。


欢迎关注"皖警便民服务e网通"客户端 、安徽公安厅官方微信"警方"